不是一番寒澈骨,怎得梅花撲鼻香?--黃檗希運禪師

黃檗希運禪師

不是一番寒澈骨,怎得梅花撲鼻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