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:2016-03-01 閱讀次數:4794

劉基,字伯溫,元末明初軍事家、政治家、詩人,精通經史、天文、兵法。輔佐朱元璋完成帝業,被後人比做明朝諸葛武侯(諸葛亮)


底下我把歷史上記載的年份跟當時他的歲數、流命宮位的位置寫上去,大限宮位大家應該可以自己推算。這個命盤應該是沒錯,很有印證性,算流年真是太有意思了!


一、先說歷史

劉伯溫自幼性情奇邁,神智過人,據說能速讀,可以「七行俱下」。由父親啟蒙識字,十分好學。1324年(14歲,流命在子)遵照父親決定離開家鄉進入郡庠接受正式的學校教育研讀春秋。三年後當時著名理學家鄭復初對其父親說:「您的祖先積德深厚,庇蔭了後代子孫;這個孩子如此出眾,將來一定能光大你家的門楣。」後來,1333年(23歲,流命在酉)初步應驗,高中進士。


1336年(26歲,流命在子),劉基擔任江西行省瑞州府高安縣的縣丞。在任官的五年內,處理地方事務的原則是「嚴而有惠愛」,能體恤民情,但不寬宥違法的行為;對於摘奸發伏,更是不避強權。因此受到當地百姓的愛戴,但地方豪強對他恨之入骨,總想找事端陷害他,幸得長官及部屬信任他的為人,才免於禍患。


辭官後,劉基返回青田,至正三年(1343年,33歲,流命在未),朝廷徵召他出任江浙儒學副提舉,兼任行省考試官。後來因檢舉監察御史職,得不到朝中大臣的支持,還給他許多責難,他只好上書辭職,任期約一年。


至正六年(1346年,36歲,流命在戌),劉基接受好友歐陽蘇的邀請,與歐陽蘇一同來到丹徒,在距歐陽蘇家附近的蛟溪書屋住下,過了一段半隱居的生活。以教授村中子弟讀書來維持生活,偶爾和月忽難、陶凱等好友時相往還。


至正八年(1348年,38歲,流命在子),劉基結束在丹徒約兩年的半隱居生活,再度投入人群。他來到杭州居住,他的夫人為他生下一個兒子,即劉璉。在杭州的四年當中,他和竹川上人、照玄上人等方外之士時相往來,也和劉顯仁、鄭士亭、熊文彥、月忽難等文士詩文相和。至正十二年(1352年,42歲,流命在辰)七月,張士誠攻陷杭州,在攻陷杭州之前,劉基便帶著家人回到故鄉。


至正16年(1356年,46歲,流命在申)十月,回到故鄉不久,來了一封公文。朝廷起用他為江浙行省元帥府都事,佐石抹宜孫,主要任務是幫助當地政府平定浙東一帶的盜賊,特別以方國珍為對象。後元朝決定招撫方國珍,劉基被抑,改授總管府判,於是再度棄官歸隱青田。


1360年(50歲,流命在子),經孫炎推薦,朱元璋聘請他至應天(今南京)任謀臣,從此展現一個成功兵法家的才能。


洪武三年(1370年,60歲,流命在戌),為嘉勉劉基的功榮,授命劉基為弘文館學士。十一月朱元璋大封功臣,又授命為他開國翊運守正文臣、資善大夫、上護軍,並封為誠意伯。不過,年俸極低,只有二百四十石。


洪武八年(1375年,65歲,流命在卯),劉基不良於行,於四月十六卒於故里,享年六十五歲。



二、再談命盤

他的命盤是太陽化權為用神,命宮太陽自化權,所以「自幼性情奇邁」(個性豪邁的意思)。而兄弟宮跟命宮的自化權有串連,好比氣場相連。而依流年的流向,「子宮」總是比「丑宮」先走到,所以子宮可說是太陽化權的提前觸發年。加上流年的財帛自忌,呼應流年官祿的文昌化忌,所以每每走到子年,就先走官運異動運,且是升遷運。


但可惜的也是子年的財帛廉貞星自忌,升官時的收入也受到限制,是美中不足之處。


所以60歲時「被朱元璋大封功臣,又授命為他開國翊運守正文臣、資善大夫、上護軍,並封為誠意伯。『年俸極低,只有二百四十石。』」當然~60歲走廉貞星自忌的大限運,大限財帛宮被文昌化忌佔據,薪俸也就很難有多高了。


其次是,自化權串連的宮位是從子到辰,所以這五年,都是他比較好的官運,但一個迴圈12年之中,也就好這五年。


所以『1336年(26歲,流命在子),劉基擔任江西行省瑞州府高安縣的縣丞。在任官的五年內,處理地方事務的原則是「嚴而有惠愛」,能體恤民情,但不寬宥違法的行為;對於摘奸發伏,更是不避強權。因此受到當地百姓的愛戴,但地方豪強對他恨之入骨,總想找事端陷害他,幸得長官及部屬信任他的為人,才免於禍患。』看來,確實也是從子年上任到辰年,就辭官了。



註:26歲與38歲的兩次上任,都是從子年到辰年,剛好五年,就下任。50歲開始輔佐朱元璋,也是在子年開始。而中間46歲流命在申臨危受命(流命廉貞自忌不是好開始),很快就「棄官歸隱青田」了。所以~做任何事情時,流年是不是很重要呢


因為從子年走到辰年時,辰年的流年官祿正好又是廉貞星自忌,然後流命坐文昌化忌,相當於迫於無奈的離開。所以能力雖然很棒,但一生還是逃不了這種特殊的流年循環。(這種循環,在 流年運診斷 這個服務中,就可以從「命財官遷」的數值變化中看出端倪)


值得一談的是,如果他的文昌化忌不在廉貞星的三合,那自忌的影響也就不一定是迫於無奈的換工作,但文昌化忌如果不在那~文曲化科也就不會在子女宮,也就沒有「自幼性情奇邁,神智過人」了。所以,常常有人說「要是我命盤的哪裡沒有化忌就好了...」從這個例子就可以知道,不管化忌在哪,都「有另一個能夠成就自己的地方」。是不是?所以,有句話說上帝關了一扇門,必定會再為你打開另一扇窗真是很有道理的。



其次,來自「福德宮」的四化,都有特別深層的意義(來因宮=福德宮的人)


劉伯溫 17 歲的時候,當時著名理學家鄭復初對其父親說:「您的祖先積德深厚,庇蔭了後代子孫;這個孩子如此出眾,將來一定能光大你家的門楣。」後來,1333年(23歲,流命在酉)初步應驗,高中進士。


註:有人問到,1333年(23歲,流命在酉)為什麼會高重進士?


首先,父母宮象徵公家單位、主考官、主管。跟考運、公職運有很大的關聯。23歲還在第二大限,大限父母宮太陽化權自化權,表示這十年間有高中的可能性,而且辛天干飛文曲化科到23歲時的流年父母宮,還遇到文曲星的生年化科,所以23歲高中進士的象就確實的「凝聚」了。


另外也可以從交友宮(父母宮的官祿)來看。第二大限的交友宮(正好又是本命官祿宮),飛破軍化祿到23歲時的流年父母宮遇到文曲化科、飛破軍化權到流年遷移宮遇巨門化祿、飛太陰化科到流年官祿宮遇到太陽化權,如果你有飛星基礎,就知道他23歲(流命在酉)那年,確實有考上機緣,且考運的「天時」能量十分強大。


加上流年命宮坐左輔星,大限官祿飛科入流年命宮,法生年科~文曲化科又在流年父母宮,在考試而言真是「美到不行」的流年。批閱考卷的主考官,正是他的貴人(化科象)。


每一件發生的事情,必然匯集了很多理所當然的現象而成,這就是天時、地利、人和的力量。



「祖上庇蔭」之說,在命盤上其實可以看出端倪。


一般「來因宮」在福德宮的人,一生榮辱大多與「福蔭厚薄」有關,而劉伯溫命盤的來因宮正好是福德宮,且其中有「巨門化祿自祿」。


先不論巨門的意思,化祿在其中,就有福蔭存於其中之意,且巨門「自祿」更是為了要「表現這個化祿的特徵」而存在著。而且巨門這顆星也是「風水星」,可見「巨門化祿自祿」在他的福德宮,確實扮演了『祖先積德深厚,庇蔭在他身上』的功能,如果少了自化祿,反而只是「靜態存在著」而已,而不一定要表現在他身上。所以,假如調整祖先風水,對他也會有更直接的影響。


所以「自化」表面上雖然有消散、不利的意義,但是依附在生年四化上之後,就不一定不利,或者也可以說是「利大於弊」的狀況。


進一步看,由於來因宮是生年四化的發出宮位,所以其他的生年四化也代表「祖上福蔭」的延續觸角。所以,文曲化科在子女宮,太陽化權在命宮,文昌化忌在田宅宮,不論好壞,對劉伯溫而言,都是「祖上福蔭」的延續觸角。


有人在粉絲團留言說:「照這樣講,就是有『註定』這一回事嗎?怎麼樣都無法逃離命運的擺佈嗎?如果真有註定,那.....幹嘛還要努力啊?」


因為命運是「天時」,而「地利、人和」是在自己手中等著被創造的。命運雖然影響人生起伏,但命盤卻看不出你花了多少功夫努力,所以努力的程度~才會是一個人的價值所在!


雖然命運確實存在一部分宿命的成份,但努力依然是最重要的,否則劉伯溫也不會是我們熟知的那個劉伯溫了!



三、劉伯溫 VS 蘇東坡


之前在粉絲團也張貼了「蘇東坡」的命盤,他們之間的共通點是「子女宮」都有化科,蘇東坡是文昌化科+文曲,而劉伯溫則是文曲化科+破軍。這對他們兩人有什麼影響呢?


命盤只有12個宮位,卻有千變萬化,就在於宮位的靈活性很大。


子女宮,一般人只知它跟子女有關,其實,它還代表一個人的稟賦。因為子女宮是福德宮的疾厄位,所以相當於「三世遺傳基因」(從祖父母輩得來的),所以如果子女宮有「文昌化科或文曲化科,或只有文昌或文曲」都代表自小聰穎、腦筋靈活、有稟賦(至少也有小聰明)。當然,昌曲既然在子女宮,代表下一代也會有昌曲的特質,畢竟這跟遺傳有關,自己得到遺傳,子女也一樣會得到昌曲的特色基因。


很重要的一點是,子女宮只代表稟賦,稟賦能不能「發揮」,要看有沒有得到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的「啟蒙」。正好劉伯溫與蘇東坡兩人家世都很淵博、都受到良好的教育,好比出生就得到「天時」與「地利」,也是他們之所以能夠流芳百世的一大原因。


其中,文昌化科的「強項」在科舉功名、可依賴功名成就人生,應該盡量去考試,而文曲化科則是在靈活運用知識成為智慧,但卻不一定要依賴功名成就人生,也可以說「文曲的高度取決於智慧與靈活性,而不是學歷有多高」,應該多方涉略。


所以劉伯溫受到子女宮文曲化科(+破軍)的影響,發展廣度較廣,於是成為軍事家、政治家、詩人,精通經史、天文、兵法,在命理上的造詣也特別高。而蘇東坡受到子女宮文昌化科加文曲(+日月)的影響,成為中國文學藝術史上罕見的全才,卻也無形中被限制在文學與藝術上了(雖昌曲通宮,但文昌有化科是能力重心,文曲的藝術性就轉變為他的附加能力)。


因此,單從「昌、曲」兩星與其同宮的星辰,就可看出蘇東坡與劉伯溫的人生差別性與廣度。其中,文昌的深度比文曲深,但文曲的廣度比文昌廣,也是蘇東坡在文學上的造詣比劉伯溫高,而劉伯溫涉略的範圍比蘇東坡廣的原因。


註:「昌曲在子女宮」跟「昌曲在命宮」有什麼差別?這除了有稟賦的差別之外,還有很多可以探究的地方,礙於篇幅,就不在這篇文章中討論。


其次,「左輔、右弼」兩顆星也十分重要,相當於一個人的「格局大小」或「格局特色」。


以蘇東坡而言,右弼在父母宮,左輔在交友宮,所以他沒有獨佔氣勢而與父親、兄弟在歷史上被人並稱「三蘇」。至於劉伯溫,左輔在財帛,右弼在官祿,相當於自己囊括了整個格局氣勢。所以兩人的格局相比而言,劉伯溫就顯得大器多了,即使原本就家世淵源,其他人的事蹟也被他的光芒給掩蓋,不太被後人著墨了。


紫微命盤鑑定 流年運診斷 今生事業格局


分享給好友~


推薦服務